窗外的玫瑰花

发布时间:20-06-22

ж Ξ

窗外,成群结队的乌云开始慢慢携手。天空如一大块被墨水浸黑的抹布,漆亮欲滴。

窗内,灯光明亮。小屋里,我在安静地看书。

突然,始料未及地,我打了一声大大的喷嚏。就这样,我突兀地感冒了。

扔下书本,我朝电话桌极速奔去。

我终于找到借口见他了→。是的,我想见他。

躺在木制的小床上,我不住地辗转。

他回来吗?他会怎么来呢?

他的叔叔有一辆十分豪华的轿┗车,是我上次去做客时见到的。他会开着它来吧◢?

可是可是,他那个抠门的叔叔会不会拒绝借给他呢?那辆车跟╝他的心肝宝贝似的。再者说了,人家都有自己的宝宝了。我就曾亲耳听见他洋洋得★意地说,这车是留给我儿子的。

小气鬼小▧气鬼,我就这道,这个人有了儿子就不再疼爱他了。

哎,真是的。还是骑他自己的摩托车来吧。

从他家里出门,再往左拐两个半弯,那条小路会比较近的。我知道我就知道,前些天,我坐在他的摩托车→上悄悄计Ⅹ算过。

说到那条大路※,它可真讨厌。干嘛非要把"我家跟他家拉开得那么那么远,还要转上三四个弯。就不能直接从他家门口通到我家门口吗?呵呵,那☺☻样会π比较近耶。

闷闷地抬头瞅一眼钟表,十五分总已经过去。天空像个受了委屈的娃娃,开始淅淅沥沥地抽咽起〒来。

你说,他怎么还不来呀?

我都快饿坏了。瞧,我的肚子不实在咕咕叫吗?以前肚子坏心肠☆地破坏气氛۩时,我总会尴尬地低头,尤其是在他面前,我的脸颊总会红艳艳地燃烧,Б一如窗外的玫瑰花。

可是现在,我再不会不好意思。因为他曾凝视着我发烫的双颊说,好女孩,∞肚子叫难道不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吗?我还在别人面前放过屁呢。我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尴尬顿时烟消云散。

然后,他便用那双温柔的双手给我煮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漂浮在碗里的那些墨绿色的香菜叶总是荡呀荡呀的,叫人心思不定。还有那两滴亮晶晶的香油,◤总是费尽心思地向四处蔓延。吸一口面在嘴巴里△,滑滑的,却不会腻。◆

我说,我最喜欢吃他煮的面。他却说,看着我吃完他亲手煮的面也是一种幸福。

可是,他怎么还不来呀?

现在是傍晚六点十五分又二十″八〣秒,λ距离那通电话已经是一个小时零六分又十四秒。我的肚子仍旧在咕咕地叫唤,额头也开始出现了感冒所惯有的烧烫。

我或许再听不到那辆摩托车焦急的低鸣,再看不到他在厨房煮面的温柔背影。我恐惧地瑟缩在小木床的一角,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他,或许不回来了。

他或许真的不回◥来了◄。他那宽阔硬朗的背上,现在或许换成了另一张笑脸,甜蜜而满足的。他或许会像鼓╩励我一样地±帮助另一个女孩排解尴尬,而我却再也无法品到他煮的面。我肯定,那墨绿色的香菜叶断会引起她的心神不定,那个温馨煮面的背影定会盈满她的整个记忆。

她多平凡啊!而他瞎了吗?是我心痛了。

暴雨终于还是夹杂着她那些魁梧的伙伴♂们,雷鸣与闪电,◀呼啸而≡来∑。盛怒下的雨,像一只╥刚刚丧失了情人的母老虎,用她那冰冷而硕大到如小锤子般的雨珠敲打着任何她可以够得着的地方,包括窗外й那朵无辜的玫瑰花。

这烦躁的雨,倾盆而下,仿佛要溺死什么东西。

花季的我,在这个雨季,突然Ⅺ蜕变成满眼哀愁的小怨妇,像这窗外的暴雨。而我那可怜的玫瑰花,亦开始凋谢○。

一片,两片,三片,四片……

他回来,他不会来,他а回来,他不回来&heΥllip;&hellip☉;

Δ

(原创作文:gosweetear)

上一篇: 人生富华路
下一篇: 记忆是永恒的